最近的火币真的是水逆,前段时间,FCoin引起的头部交易所的反击队伍中独独缺了火币,让外界以为火币开始大隐隐于市闷声发财,谁成想,就因为想向Old Money(传统VC)示好而修改了一下超级节点的规则就被那些曾经一起挣钱的New Money(链圈资本)给挤兑的差点没办法收场。

或许,另李林没有想到的是,整个事件的起因竟然是源于昔日并肩作战的好友杜均的一则配置竖中指图片的朋友圈。在这则朋友圈中,杜均宣布节点资本将推出火币超级节点,并且,以后将向FCoin等“社区自治型”交易所推荐项目,并表示交易所的强势、独裁一去不复返。

末了,配了一张竖中指的图,并在评论区说了句“F**K”。

水逆的火币,杜均引爆超级节点内讧,李林靠撤职、降薪、朋友圈能否挽回局面?

紧接着,DFund、了得资本、币信资本等曾经被火币定向邀请成为超级节点的成员也宣布退出。另外,还有一些没有退出的超级节点也侧面的表达了一些不满,比如,LinkVC合伙人张力称火币超级节点的评选没有规则,火币有些部门“官僚”。

短时间内被这么多的盟友“抛弃”,是火币无法承受的损失,所以,为了尽快止损,李林迅速在朋友圈对广大超级节点回应称,规则的更改欠缺沟通,HDAX之后也将推倒重来。

水逆的火币,杜均引爆超级节点内讧,李林靠撤职、降薪、朋友圈能否挽回局面?

当然,除了口头承诺,火币内部似乎也做了一些惩处。据链得得的报道,火币已经撤销了全球商务副总裁霍力的职务,而且,据传闻火币砍掉了这一季度的奖金。如果此事属实,火币在“认错”态度上还是非常诚恳的,所以,除了之前宣布退出的节点以外,后续再无超级节点宣布退出。当然,这并非表示大家接受了现状,而是在等待李林所说的推倒重来,如果只是换汤不换药,New Money全部退出只是时间的问题。

或许各位看官会疑惑,改个规则而已,犯得着这样撕破脸吗?实际上,确实有必要,因为从根本上来说,火币对超级节点规则的更改实际上是对曾经可以掌握项目是否可以上交易所的一些超级节点的降权。

今年3月,火币上线了“超级投票节点”,当时的硬性标准只有“需持有十万HT”这一项,以及火币的定向邀请,而超级节点所获的权力则是项目能否上交易所的生杀大权。

水逆的火币,杜均引爆超级节点内讧,李林靠撤职、降薪、朋友圈能否挽回局面?

现如今,规则更改之后,曾经平起平坐的超级节点被分成了“常务节点”“优选节点”两个,而项目只有获得了“常务节点”的支持才能过审,“优选节点”不仅丧失了大部分权力,甚至变成了“常务节点”的陪衬,甚至还要面临末位淘汰。不过,火币在今日对公告进行了更改,去除了“优选节点”的淘汰机制。而且,在超级节点对项目影响方面也做了较大的更改。

水逆的火币,杜均引爆超级节点内讧,李林靠撤职、降薪、朋友圈能否挽回局面?

其实,外界一眼就可以看出,火币对超级节点规则的更改显然把资本分成了三六九等,而且,火币更倾向于一些资历更深的Old Money,比如真格基金、比特大陆等等,而对于new money则进行了降权。要知道,后者里面可有很多此前也是拥有“常务节点”权力的参与者,由此可见,杜均对火币竖中指似乎也可以理解。

不过,火币在昨日的公告以及李林的朋友圈都对此事进行了解释,大意无非是想依靠存续时间比较长的Old Money的经验和判断将风险降到最低。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当初为何还要找New Money,IDG、老东家红杉等等都是对区块链感兴趣的,或许,后者也不想担风险……

区块链这个行业的特别之处就在于,它的资本动力并非源自传统VC而是一些新兴的资本势力,像以朱啸虎为代表的一众投资大佬是不看好这个行业的。不过,现在今非昔比,不仅政策环境趋于稳定,而且即便遭遇大熊市,整个行业的融资数额依旧高于往年,这说明这个行业还可以走更长,传统VC自然也会蠢蠢欲动。

在对待这些传统资本势力方面,区块链行业参与者的态度多种多样,火币自然属于比较亲和的那一类,不仅接受了红杉的投资而且“常务节点”的设置也可以看做是在示好。反观币安则属于比较强硬的一类,资本?老子一个人照样可以玩转全球区块链市场。

其实,火币规则的更改是个愿打愿挨的事情,只因为火币作为头部交易所,处在整个行业的食物链顶端,如果能在超级节点中占据一席之地,接触、示好、争夺项目就有了天时地利,更俗气一点就是大家可以一起挣钱。

但枪打出头鸟,在这次集体退出事件之前,火币已经遭遇了不止一次舆论风波,最近的一次就是自媒体曝出的INC项目团队曝光火币0成本砸盘操纵币价,导致火币最后下线了INC项目,而DFund(项目投资方)的退出或许也与此事有关。

现在,由杜均引爆的这次退出事件又给了火币一击重拳,李林对内部的调整以及朋友圈表态能否稳住局面尚需时间证明,即便你对新规则又进行了修改,但实质并没有改变,大家之所以偃旗息鼓,等的还是他所说的“推倒重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