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面、黑稿炸出了币安何一,一声“么么哒”完成了华丽反击 | 维特财经

负面、黑稿炸出了币安何一,一声“么么哒”完成了华丽反击 | 维特财经

俗话说,人红是非多,这话放到区块链行业里依然适用。

币安应该算是这个行业比较红的企业之一,不仅成功规避了政策风暴做大做强,现在已经开始“开疆拓土”,但与其相关的负面也从未停止。

几个月前,一则“买岛”的传闻,逼迫币安建立了与国内舆论的沟通渠道,何一也集中回应了那段时间的一些传闻。但负面这种东西,从来不会因为你有一个官方媒体群就会消失。

时隔几个月,一本财经旗下公众号的文章《起底“黑暗幽灵”战队:做空币价,打劫过所有头部交易所,除了币安》再次把币安推上了风口浪尖。

虽然多日未曾露面的何一在各大社群中回怼一波,但明显没有遏制住消息的传播。何一也曾在群里表示,鉴于币安负面如此之多,有必要再集中和媒体朋友们聊一聊。

在这次链天下对何一的采访中,何一和包括维特财经在内的300多家媒体聊了聊去中心化交易所、行业以及币安的负面。

关于去中心化交易所

对于做去中心化交易所这件事,何一称,币安是行业内比较提出来要做这件事的企业,包括做公链(现有公链无法支撑所有的交易速率)。币安认为去中心化才是未来,在去中心化交易所中,并不存在交易所参与做空、做多的可能,而上币也相当自由,这也需要投资者保持理性。

未来,去中心化和中心化交易平台在未来是一个互有优势的存在,一个相对自由,一个相对严格。当然,去中心化交易所会越来越强,而中心化交易所会为那些不善于挑选项目、管理收益的用户服务。

至于币安去中心化交易所的目标,何一称,这一点在最初的时候就已经写进了币安的白皮书。

关于竞争

何一称,币安最大的优势在于恒定的价值观,而非表面的技术、体验等方面。即便现在有很多传统交易所加入,这对整个行业是个比较好的事情,有新的血液进入才能保持行业的活力。而且,不是参与者越多竞争就越激烈,一个行业需要足够的参与者进行建设。

这个行业的竞争不在于谁更不要脸、更凶悍,而是谁对这个行业理解的更为深刻、扎根更深。何一称,交易平台只是币安的起点,由此拓展至各个方面。

何一表示,在币安的崛起过程,如果是规模还是盈利数据等等只是表象,币安也没有什么运营技巧,唯一的运营技巧就是“真诚”。币安目前也只有发展了一年有余,所谓“食物链顶端的存在”是一种错误认识。

何一称,这个行业还比较年轻,所以我们会看到各色各样的人或事,泥沙俱下,这也是每个行业必经的过程,随着时间的推移,行业也会沉淀。

“币安没有PR”

何一在交流过程中不止一次表示,由于币安处于海外,她个人以及赵长鹏也长期居住在海外,由此造成了与国内舆论沟通的不顺畅。想必,这也是币安负面在国内得以迅速传播的原因之一吧。

对于负面这种事情,何一承认自己缺少中庸的智慧和技巧,并且直言自己“一点都不低调,看到不实的报道就像出来骂骂人”,这是币安的一大“劣势”此外,何一还表示币安比较反感被拿来和友商进行比较,“币安已经受够了被拿出来比较”。

之后,何一也稍微评论了一下链圈媒体。

何一称,目前市面上存在上万家链圈媒体,所以她理解一些媒体为生存而做出的一些价值观上的取舍,但希望媒体能够客观报道,而非杜撰。

末了,何一说了句“这是我少有的愤怒之一”。

何一作为一位前媒体人深谙传播之道,早已在圈内建立影响力的她,现在无疑成为了币安的官方发言人。在于媒体沟通的过程中,其真诚、率性又不失幽默的对话方式确实起到了不错的效果。

但作为在行业内摸爬滚打多年的老手,不懂中庸之道我是不信的,你看她回答“宝二爷”的问题,得体、不伤人。但其骨子里依旧比较耿直,一句“国家不收破烂”把想要上交国家的某交易所怼回了地缝。

何一此次的分享和之前有些相似,都是在负面发酵后做出的被动选择,但这对币安未必是坏事,凭何一的能量,处理负面难度不大,只是,把建设行业的大旗扛在身上,币安的一众领头羊对于负面会有些分身乏术。

不过还好,何一末了的一句“么么哒”又收获了大批拥趸,采访群都快变表白群了。把媒体变成朋友不算本事,变成粉丝才是。

看来,李笑来的网红理论说的有几分道理。

维特财经原创,作者:志平,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vt.sootoo.com/zonghe/14547.html

0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文章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后发表评论

上一篇

直击|专访黄峥:用户已认可拼多多 无所谓消费升降级

下一篇

极光被曝伪造合作方营业执照 致合作方遭腾讯处罚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