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9.4”时,币圈媒体、项目、交易所、老韭菜们过得还好吗?

如果不是因为前段时间监管部门对于区块链媒体的突然绞杀,想必无论币圈还是链圈都还沉浸在熊市所带来的悲情氛围内,突然而至政策铁拳打醒了整个行业,那时人们才意识到:

哦,原来又到下一个“9.4”了。

“9.4”对于整个区块链行业的意义自不必多说,实际上,在“9.4”之后,整个行业才开启蒙眼狂奔的模式,各路牛鬼蛇神都开始跳上舞台表演一番。

时至今日,在大熊市中、在第二个“9.4”来临之时,那些大佬、小丑、黑庄、韭菜、媒体经历了哪些?现在又变成了什么模样?

1

Token / 币

毫无以为,区块链之所以能有今天的热度,虚拟币功不可没。自始至终,区块链这一行业就是被币价在推着往前走,除去巨头不谈,但凡涉足区块链行业的企业,不发个币是不会有人关注的。

回顾这一年,BTC、ETH等几个主流币种的强势增长让这个行业越发的变成了一场投机游戏。即便ICO被禁止,项目方融资的渠道仍旧有很多。

又是一年“9.4”时,币圈媒体、项目、交易所、老韭菜们过得还好吗?

我们要承认,区块链行业确实在某些方面带来了比较大的改变,而其前期所带来的变化用一句话就可以概括:创业者再也不用跪着拿钱。这话是说给VC的,也是说给众多韭菜的。

虚拟币虽然推动了这个行业迅速成长,甚至让这个行业替代了人工智能、共享经济等传统风口行业,但币是把双刃剑,它能调动参与者的积极性,却也能扭曲投机者、创业者的认知。

于是,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层出不穷的小币种把这个行业搅得腥风血雨,加之造富神话的流传,虚拟币成了一场豪赌,投资者也把自己变成了绿油油的韭菜。

在今年三月,币市开始了长期的低迷表现,前几个月还能靠着诸如EOS这种明星项目提振一段时间,但在EOS艰难上线主网之后,整个币市再无可以刺激市场的“猛药”。

什么?还有波场?以抄袭和营销博出位的项目真的不能代表整个市场。

“9.4”之后,明面上大家对于谈论“币”和ICO都比较谨慎,但实际上这个市场很大一部分的增长动力正来源于此,没有奖励,谁会心甘情愿的成为链上的节点?市场经济下,只靠一纸奖状、口头表扬、社会责任是不足以提振这样一个投机成分过大的行业。

虽然现在整个币市低迷,连带着区块链的搜索热度持续下降,最近一段时间甚至还曾被人工智能所超越。但币安创始人赵长鹏却给了我们一个不同的思考角度,他在接受某媒体采访时表示,即便现在BTC价格在6000美刀左右徘徊,相比最高点跌去近一半,但相比一年前依旧涨了两倍有余,这说明这个行业还是有了很大的发展。

但愿在第二个“9.4”之后,token对于区块链只是锦上添花,而非雪中送炭。

2

大佬

如果说虚拟币让很多投资者接触到这一行业,那大佬就是把这个行业上升到技术、变革、信仰、未来等高度的一大功臣。外界第一次见识到圈内大佬的威力是在著名的“三点钟”社群,短短一个春节,从大佬坐而论道到大佬撕逼等诸多戏码频繁上演。

在那段时间,成就了以怼人出名的陈伟星、以做问答出名的王峰,同时成就了集结500位大佬的“三点钟”社群创始人玉红,“三点钟”也因为极高的热度裂变出数万个子社群。

不过,当这个行业被这些大佬推高至另一高度之后,来自“三点钟”的声音逐渐变弱。社群从线上转战线下,并在澳门举办了一场有大妈、十八线小网红参与的光怪陆离的区块链大会。

而群里的大佬们,也借由春节所积累下的名声开始了各自的开疆拓土。

王峰“抛弃”蓝港专职做起了火星财经,并把“王峰十问”作为主打栏目,但与币价的走势相同,春节成为该栏目知名度最高的时刻。

陈伟星就“新旧互联网”与朱啸虎斗嘴之后,转而与币圈资深大佬李笑来开展了“谁是黑心大佬”的“辩论”,那几日媒体报道的几乎都是两人如何揭对方老底。除了吵架斗嘴以外,陈伟星也做了一个“打车链”的项目,并放出了“如果这个项目失败,将是整个市场的失败”这类惊人的言论,这期间还夹杂着与链塔就项目评级一事的撕X。

而作为“三点钟”始作俑者的玉红,始终保持着低调,少言寡语,同时也不与意见相左的人针锋相对。唯一引起外界关注的恐怕就是他孵化出的XMX,这个被媒体报道称一夜暴跌1500倍的项目,成为他无法撇清的负面。同时,为宣传XMX而疯狂暴利拉群也被指责为传销。

说到底,这位在游戏圈风声谁去的大佬,到了币圈还是习惯玩社群。

又是一年“9.4”时,币圈媒体、项目、交易所、老韭菜们过得还好吗?

玉红,江湖人送外号“传销教主”“割韭菜小能手”

在区块链因比特币暴涨而受到关注之前,外界所了解的这个圈子的大佬可能无非已经成为传说的烤猫、比特大陆创始人吴忌寒、嘉楠耘智“南瓜张”等矿机厂商的创始人,毕竟那个时期虚拟币没有交易渠道,整个市场是苦逼矿工的天下。

作为掌握绝对资源的这些所谓行业精英来说,他们对于行业的影响比普通人要大得多,他们的操守也在有意无意间影响着市场的走向。

但就像陈伟星与李笑来的撕X一样,我们发现,无论是像陈伟星一样用经济学、社会学武装自己的信仰,还是像李笑来这样默默投资、偶尔说句散户是傻逼的大佬,屁股其实都不干净。尤其是在这个行业经过十年发展终于成为风口之后,无数热钱涌进这个行业,难免会出现几个黑庄。

3

交易所

去年的9.4,受冲击最大的就是虚拟币交易所,作为一个还未形成势力分布的垂直领域,政策风暴到来之后,当真是几家欢喜几家愁。币安无疑是最大的胜利这,但火币、OK也并非再无出头之日,目前为止,火币、OK依旧与币安同属第一梯队。

又是一年“9.4”时,币圈媒体、项目、交易所、老韭菜们过得还好吗?

(图片源自挖链网)

由于币安肉身翻墙比较早,躲过了政策监管同时也在关键的节点得以为自己积蓄力量。而火币、OK当然是不断的服从监管,徐明星的“上交国家”虽然为一些圈内人所讥讽,但却给监管部分释放了一种特别温和的信号。

当强监管过去之后,交易所也进入了一个平稳的调整时期。但正所谓风水轮流转,中国以外的国家对于虚拟币、区块链也并不是全盘接受,尤其是日本。

所以,庆幸“躲过一劫”的币安却未能避免流浪的宿命,在被金融厅点名之后,把自己的总部转移到了马耳他,一个欧洲的弹丸之地。

起初,交易所在区块链行业是一个不合时宜的产物,高度中心化、随意回滚交易数据、交钱上币,条条都与区块链所代表的相悖。在加上黑客入侵、散户上门维权等等事件,让交易所妥妥的变成了区块链行业洪水猛兽。

的确,作为食物链顶端的交易所,一手把持项目方上币的通道,一手把持用户交易区块链的平台,说他们没有挣到多少钱基本没人相信,赵长鹏、徐明星、李林又不是做慈善的。

在经过原始的资本积累之后,这些交易所也逐渐开始拓展业务并以此改变在散户心中的形象。

以币安为例,在马耳他落户之后,一把手赵长鹏就开始了他的非洲之旅,不断的在这些国家布道、合作,同时开始孵化项目。而作为币安首席客服的何一,在面对采访时也时常把推动行业发展挂在嘴边。

但FCoin的出现似乎把这些头部交易所逼出了舒适区,一个交易挖矿炸出了三家头部交易所的针锋相对。即便此前再怎预测这种模式无法长久,依旧不能放任其发展。等FT跌的亲妈都不认识,FCoin手段频施却无力回天之后,那些针对FCoin的XX计划也就没了下文。

又是一年“9.4”时,币圈媒体、项目、交易所、老韭菜们过得还好吗?

说到底,交易所也是一桩买卖,是否去中心化、是否允许交钱即上币都是经营手段,监督不是他们的义务,盈利才是,难道把行业炒热到一个新高度的“三点钟”社群的大佬没有私心?

当然,市场大了、波及面广了之后,规范行业是必须的,作为行业诸多利益交汇点的交易所自然也必须收敛,否则像买岛建国、敌敌畏维权、内部贪腐管理混乱的报道只会越来越多。

不说社会责任、行业发展,至少给韭菜们一个透明、公平的交易环境。

4

媒体

要说区块链媒体有多少,请在帝都没有雾霾的夜晚数数天上的星星。

又是一年“9.4”时,币圈媒体、项目、交易所、老韭菜们过得还好吗?

币圈媒体全家福(不完全版)

当诸多披着区块链外衣的项目原形毕露且越来越少之后,媒体却越来越多。虽然行业媒体想要挣钱方法有限,但在自媒体时代,这一行门槛太低,开个公众号就是自媒体,做个网站就是媒体。

得益于春节期间大佬们的推动,当这个行业变成风口之后,媒体变得如过江之鲫,鱼龙混杂,但生存方式并没有因为是新的风口而有所改变。媒体以内容为立身之本,视频、漫画、文字除此之外并没有什么成熟的类型可供选择,链圈媒体也是如此。

经过一年的时间,虽然一些参与者所预言的洗牌期始终没有如期而至,但一些媒体已经拿到了风投,媒体内容质量高低逐渐明晰,漫画有羊驼、视频有陀螺/混序/胖妮、图文有区块律动/深链等,想要脱颖而出的机会越来越小。

不过,在第二个9.4来临之前,媒体行业却被严打了一波,说风声鹤唳有些过,但至少让媒体警醒,即便明面上不沾项目、交易、散户,但并不意味着不会引起注意。这次严打也揭开了新一个9.4的帷幕。

一年的时间对于一个行业来说并不长,但对于一个风口行业来说已经比较长了,人工智能、VR的风口期也就只有几个月的时间。但即便经过了一年,区块链这个行业依旧摆脱不了炒币、投机、暴富之类的负面标签,想要改变世界,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