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播遭破产清算王欣将另起炉灶 入局区块链前途未卜

  快播遭破产清算,创始人出狱后另起炉灶

  入局区块链 王欣再创业前途未卜

  吴俊捷

  在微博写下“我放下过天地,却从未放下过你”的深圳市快播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快播”)创始人王欣,复出后再创业几乎是业内早已预想到的事情。因三年半的牢狱之灾,他一度游离出科技圈注意力焦点外。

  近期,快播因拖欠深圳金亚太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亚太科技”)款项逾千万元,被申请进行破产清算。2018年2月,王欣持股91.50%的深圳市云歌人工智能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歌人工智能”)成立。

  一破一立间,王欣再创业的方向也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

  王欣如今掌舵的云歌人工智能回应《中国经营报》记者称,公司认为人工智能、区块链这两种技术存在颠覆现在生活方式的可能,将选择从这两个领域发力。

  此前业内基于快播的P2P(点对点互联网技术)技术及业务性质,揣测云歌人工智能或将打造成以区块链技术为核心的泛娱乐平台。而云歌人工智能并未予以否定,并首度回应称,“区块链带来的价值也远不止金融领域,在文化娱乐、农业、社会管理等很多方面都会有应用的场景。”

  快播采用的P2P技术与区块链技术的共通性、资本加持以及圈内人士助力等令王欣的再创业受到外界诸多期待。但在区块链底层技术尚不成熟、应用场景有限等多方因素制约的背景下,业内认为,已踏上新征途的王欣能否开创未来仍是未知数。

  第二战场

  王欣的再创业仍旧很低调,地点选在了深圳市南山区金蝶软件园五楼的一间办公室。

  外界关于云歌人工智能或在进行区块链、人工智能领域探索的传言甚嚣尘上。这种猜测的确有一定的根据。

  除了招聘网站可见的公司招聘区块链、人工智能技术人员外,王欣在2018年3月的微博中曾对外提及“P2P+ Blockchain+AI”“万物互联,万物账本”“文字,图片,视频,音频,富媒体”等关键信息。

  据悉,区块链网络协议目前使用P2P传输协议,而快播的技术栈也是P2P技术,这一技术利用了用户闲置宽带,而非聚集在较少的几台服务器上,这样视频不会出现因网速慢而播放卡顿。

  “目前公司在人工智能领域主要布局在应用层市场,区块链方面主要是希望能推进区块链技术的落地及行业的健康发展,相关的产品还在研发中。”公司的一位负责人称,公司目前未考虑向基于区块链技术的虚拟货币领域做延伸。

  王欣再创业的布局比外界预想的要大。本报记者注意到,王欣的妻子彭鹏在出任云歌人工智能的法定代表人、总经理之际,还兼任北京灵鸽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灵鸽技术”)的法定代表人、总经理。而灵鸽技术成立于2018年8月27日。在业务上,灵鸽技术与云歌人工智能均有涉及信息技术服务。

  “灵鸽技术这家北京公司的设立是为了能够更好地吸收人才,拓展市场。”云歌人工智能回应本报记者称。

  本报记者了解到,云歌人工智能目前在深圳总部以研发人员为主,规模在150人左右。伴随产品面世,公司会招聘市场运营人员,这也意味着深圳总部的规模将进一步扩张。目前,该公司已完成由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IDG资本3000万美元的天使轮融资。

  同过去划清边界

  提及如今另辟区块链、人工智能新战场的王欣,很难绕开快播。

  在网络发展的Web2.0时代,网络视频野蛮生长,定位于播放器的快播于2007年12月26日成立。受益于边下边播且点播流畅的QMV技术、高兼容性、P2P技术,快播赢得了用户青睐。公开信息显示,在巅峰时期,快播用户规模在4亿~5亿人次之间。彼时,这一用户体量相当于乐视视频、土豆视频、暴风影音等视频用户体量之和。另据《财经》报道称,快播于2009年开始盈利,2011年快播营业收入便达到了1亿元。

  王欣早有察觉快播用户体量扩大之后的风险。他曾于数个场合强调“快播只做技术,不做内容”,且快播并未参与视频网站的流量变现和广告分成,而是依靠播放器开启时的弹窗广告、代理联运游戏分成、软件捆绑推广等获取收入。这种刻意避开近在咫尺的内容端收入,极力排斥被定义为内容生产商或者内容提供者的系列行为,被认为是王欣规避快播被认定为传播淫秽信息风险的集中体现。

  但这并不足以彻底割裂播放器与内容之间的关联。据悉,快播于2014年4月22日被举报称涉嫌传播淫秽信息。2016年9月13日,快播以传播淫秽物品牟利而被宣判,王欣被处有期徒刑3年6个月,罚款100万元,快播公司被罚1000万元。至此,王欣与快播一并淡出公众视野。

  在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强势盘踞国内视频第一梯队的今天,快播鲜少被人提及。近日,全国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的一则披露信息,令它回归大众视野。

  据该披露信息显示,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的调解书确认快播欠付金亚太科技货款约974万元及逾期付款利息30万元。金亚太科技以快播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为由,申请对快播进行破产清算。金亚太科技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介绍,该事宜正在处理中。

  快播拖欠的款项远不止于此。据天眼查显示,快播自2014年4月后有各类涉资金来往的诉讼案逾三十桩。而王欣也于今年7月12日退出快播。

  云歌人工智能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2014年时事发突然,快播账面上还有1.3亿元现金,资金流是正向的。王欣被捕后,账户一直被冻结,快播主动要求员工和供应商提起诉讼,通过法律手段获得赔偿。

  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王智斌称,快播作为有限责任公司,若王欣等股东此前为快播提供债务担保,股东方需承担担保责任;反之,公司的债务则由公司以自身的全部财产来对外担责,与股东无关。

  “虽然云歌人工智能是王欣控股的公司,但它和快播的债务是没有任何关系的。”王智斌续称,顶多是王欣等股东方与快播债务有担保关联。

  云歌人工智能也向本报记者表示,快播员工在2017年通过劳动仲裁都拿到了N+1的赔偿款。现在申请破产也是希望能通过破产清算,偿还供应商欠款。支付完这些费用后,剩下的资金将支付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的2.6亿元行政处罚。

  何去何从?

  于2018年2月出狱的王欣选择以云歌人工智能来重新开始。这获得了不少互联网业内人士的助攻。

  据天眼查显示,吴铭是原快播事业部总经理;何小鹏曾为UC优视联合创始人,现为小鹏汽车董事长;戴科英除了在互联网、教育等领域连续成功创业外,还是58同城姚劲波的妻子、猎聘网创始人戴科彬的姐姐;王羽是珠海达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和珠海青枪互动科技有限公司的董事长。上述人等在云歌人工智能均有不同程度的持股。

  同样基于区块链底层技术进行视频等文化娱乐领域创业的重庆太德财创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庶对王欣在区块链的布局方向表示看好。“一方面,将区块链技术应用于视频等文娱领域能够使用户由传统的通过中心化的服务器来访问视频等文娱信息,转变为分布式快速访问,从而颠覆既有的文娱产品生产、存储、发布等模式;另一方面,基于区块链技术的ICO,能够实现文娱项目投融资门槛的双降低,促进文娱产业的壮大。”李庶说。

  但数位受访人士也表示,区块链整体创业前景目前仍难言乐观,这方面的佐证之一便是融资难度的提高。

  李庶透露,受资金流收紧、资源往头部区块链企业集中、token估值下移等多方因素倒逼,区块链领域的融资在2018年整体受限。“尤其是小项目,融资进程受到较大影响。”李庶续称,他所经营的区块链视频项目2017年还为资本追捧如今也受资金短缺困扰。

  “区块链技术本身还不够成熟。性能是分布式账本技术发展和大规模应用的最大障碍。以应用较成熟的比特币区块链为例,如今它每秒只能做 7 笔交易,很难满足传统金融机构大规模商用的诉求。”从事区块链金融应用场景业务的深圳远东虚拟货币矿业负责人王杰表示,区块链技术短板直接牵制个体企业做区块链技术应用探索,导致区块链应用场景较少。

  不过,有资金、技术、人才加持的云歌人工智能先选择区块链底层技术做突破口,再根据具体的应用场景来推出解决方案的技术探索顺序还是受到外界期待。

  “对于初创型的公司来说,这种技术路径有助于区块链业务的高效开展。”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续称,天使轮融资结束后的融资进展更多受制于产品的商业化落地前景,这对云歌人工智能来说也意味着新的挑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