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蛮子的“蛮子币”背后的蛮子民宿竟然涉嫌造假,雷军投资的众筹平台还曾大力推广

薛蛮子的“蛮子币”背后的蛮子民宿竟然涉嫌造假,雷军投资的众筹平台还曾大力推广

来源 | 财经无忌

作者 | 陶魏斌

常识告诉我们,那些“振臂一呼应者云集”的人,往往不是救世主就是大忽悠。不过不幸的是,出现“救世主”的概率总是远远低于你遇到“大忽悠”的概率。

这句话同样适用于投资圈,最近微博大V薛蛮子自创的“蛮子民宿”在一家叫做“多彩投”的众筹平台上线,号称一秒抢光400万,众筹预约金额更是达到了3667万元。

项目抢手自然有它的原因——在这个投资日本京都4所町屋,合计10个房间的“蛮子民宿”项目中,项目方声称众筹者在四年的投资期间,每年预期能获得最高10%的收益,并且还能一次性获得投资额40%的消费金。

另一个让人“心动”的条款是,项目起投三个月后就能获得收益——虽然预计远在日本京都的这些老房子将在今年6月份正式营业,但是在这去年11月底结束的众筹项目中,如果第一时间打款的投资者,将在这个月(3月)获得2%的收益——项目声称大股东将会兜底兑付收益。

最近的一个新闻是薛蛮子主动和目前最火但同样也是争议不断的“区块链”挂上了钩,不但接受“数字货币”付款,还对外称要发布蛮子民宿的“蛮子币”,今后会将数字货币和民宿进行捆绑。

那么,蛮子民宿是不是真的会这么赚钱吗?“蛮子币”的背后究竟是怎么回事?多彩投这家雷军看好并领投的众筹平台,如此热捧蛮子民宿到底正不正常?今天我们就来扒一扒。

1、蛮子民宿可信度到底有多少

作为曾经活跃的微博大V,投资人薛蛮子这几年来“沉寂”了不少,虽然一直以“老顽童”的人设示人,但似乎已经渐渐淡出了主流的投资圈。

不过去年,薛蛮子突然在微博上,高调“挑战”另一个具有投资人身份的知名人士王功权——后者在国内投建了一系列的民宿项目“青普”,随后“蛮子民宿”在多彩投众筹平台上线。

在众筹页面上,一头白发的薛蛮子被塑造成对唐风宋韵极度“痴迷”的匠人。页面文字还介绍说,蛮子民宿在日本京都的第一个町屋位于上京区的上七轩。这家叫做“长谷川”的百年町屋主人被描述成是“日本梅兰芳”,不过文中并没有介绍是谁,也没有交代这间町屋究竟是被薛蛮子买下还是租下的,只是说薛蛮子的竞争对手中有日本著名建筑设计师隈研吾,后来房屋主人选择薛蛮子的原因是,“薛蛮子对日本文化的深入了解,感动了房主”。

不过我们在途家平台上,搜索日本京都的“上京区”、“上七轩”区域,都没有找到“长谷川”或类似名字的町屋民宿——薛蛮子此前曾对媒体介绍蛮子民宿会在途家平台运营,“与途家是狼狈为奸的关系”。

在介绍这个位于京东的蛮子民宿项目中,薛蛮子也着重介绍了项目团队:知名投资人阎焱担任名誉顾问、董事,另一个微博大V五岳散人是文化顾问——不过他并没有正式列入团队成员,张一凡为合伙人。

不过资料显示,张一凡是国内另一家主打町屋的民宿“云町屋”京都负责人,2017年3月也曾在多彩投平台上众筹。按照正常的商业逻辑,云町屋应该是蛮子民宿的一个竞争对手,不过薛蛮子并没有披露两者究竟是什么关系。

(多彩投上云町屋项目中对张一凡的介绍)

(多彩投上蛮子民宿项目对张一凡的介绍)

在项目团队中,另两个重要角色是一对夫妻,薛蛮子称“我花了很长时间从东京请来李远夫妇来负责文化,李远教授在日本传统文化上有深入的知识体系,他的太太也是茶道专家,在中国就有三千多位茶道学生。”

不过检索公开资料就能发现,这位被冠以“旅日学者”的李远博士,和郑州大学一位名为“李远”的商学院讲师简历极为吻合,而这位名字还挂在郑州大学商学院网站上的李远老师,学历的最后一行停留在“日本国立滋贺大学经营学硕士学位”。

(多彩投上蛮子民宿项目对李远的介绍)

在中国致公党的官方网站上,目前还留有这位李远老师,以致公党河南郑州大学启明支部党员、郑州大学商学院MBA讲师身份发表的一篇文章。

至于李远的妻子,蛮子民宿团队的“设计总监兼茶道讲师”杨晓茜,也被描述成是“兼具多重身份”。但事实上,杨晓茜的真实身份是河南郑州一家茶艺考证培训机构“行知茶文化讲习所”的培训师,这家讲习所由河南一家茶叶批发市场“国香茶城”牵头成立的“河南茶叶商会”所组建。

 (多彩投上蛮子民宿项目对杨晓茜的介绍)

(培训机构公众号对杨晓茜的介绍)

由此可见,薛蛮子渲染的用“匠人”精神打造京都百年町屋,在核心团队成员中,并没有令人信服的过往成功经验。而很难想象,如此不经查询的简历居然能在雷军投资的多彩投平台不负责任地上线。

2、京都民宿市场前景究竟如何?

京都是日本的一个重要文化和旅游城市,每年赏樱、赏枫时期,确实经常一房难求。

对于京都整个旅游住宿市场来说,蛮子民宿此次众筹的10间房,显然是非常小的一个规模,虽然薛蛮子在微博上称,蛮子民宿“签约已经100套”,但至多也就一家酒店的体量。

而事实上,日本去年出台、今年开始实施的规范民宿行业的《住宅宿泊事业法》,将“民宿合法化”,在这个政策的带动下将有大批新房东入场民宿市场。虽然法律也规定了民宿的经营时间,但行业内人士、途家日本市场负责人铃木智子对媒体称,“新入场的房东会大于减少的房东”。

也就是说,蛮子民宿在市场竞争中,除了要应对星级酒店类的“正规军”,还将面对大规模的“蚂蚁雄兵”式的民宿主。

事实上对于投资型房东来说,无论是买房或者租房本身需要成本,而古老的町屋每年还需要投入大量的维修费用,这些都需要摊入民宿的运营成本中。

民宿的另一个问题在于,当规模效应不够大时,往往需要经过很长时间才能收回投资,而如果规模效应一旦扩大,会出现一些不必要的管理层级,需要投入更多的人力成本和管理成本,分去投资者的利润,降低执行效率。

薛蛮子在众筹回答有关投资回报时,表示10个房间,按60%以上的入住率计算,平均在扣除各项费用后,年回报在10-13%,而这只是这个项目的整体收益,如果算上众筹投资人的投资8—10%回报成本和平均每年10%的消费金额赠送,至少现在在数字上,已经无法实现项目健康的现金流和正向收益。

3、蛮子币又是什么鬼?

在蛮子民宿在多彩投上众筹完成后,没过多久薛蛮子便在社交平台上宣布,成立了“蛮子加密货币不动产株式会社”,不但接受数字货币在蛮子民宿流通,还将发行蛮子币。

事实上,薛蛮子是一位重度数字货币的投资人,曾经在去年40多天里,投资了20家ICO项目。不过随着去年8月中国政府叫停ICO后,薛蛮子出现在了日本——日本是目前承认虚拟货币“支付手段”合法的极少数几个国家之一。

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蛮子民宿突然变得高调,此前薛蛮子仅仅只是轻度参与,这一点表现在薛蛮子的微博上非常明显:去年年底开始,薛蛮子所发的微博大多数都和蛮子民宿的这个众筹项目有关。

在民宿行业对于“区块链”感兴趣的不仅仅只有薛蛮子,今年1月,行业媒体民宿头条在北京自己主办的一个大会上,提出了“民宿币”的概念,认为“民宿币”作为基于区块链技术的一种数字货币,将来“会变得像比特币一样价值连城”。

巧合的是,提出“民宿币”概念的“民宿头条”背后的公司北京生活跳动科技有限公司,其股东之一嘉兴乐彩萌晓投资管理合伙企业的股东名单中,就有北京多彩维度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而这家公司便是薛蛮子蛮子民宿众筹平台“多彩投”的股东公司,同时也是蛮子民宿的项目管理公司。

层层抽丝剥茧后,如果我们做一个大胆的猜测,或许可以认为,薛蛮子在投资了一系列的ICO项目后,希望未来能有更多的资金来接盘,便在对数字货币相对来说,较为宽松的日本,打造“蛮子民宿”的概念,并利用众筹平台将资金“借船出海”。 

同时利用一些专业的民宿传播平台,用“民宿币”的概念来吸引一部分投资者,而未来蛮子民宿的回报和分红也或许会转变成用数字货币支付。

如果这些“假设”成立,那么显然蛮子民宿在日本布了一个“天大的局”,而国内的众筹平台则成为了“吹鼓手”。

当然,我们也希望薛蛮子和蛮子民宿以及“多彩投”平台能回应质疑,毕竟我们的初衷都是希望保护中小投资者。

来源:财经无忌,文章为原文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维特财经立场。

0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文章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后发表评论

上一篇

针对加密货币勒索的GandCrab病毒 已有解密工具

下一篇

火币网股东杜均回应《庄家杜均》一文:不仅是“庄家”还是个可爱的宝宝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